【Japanese Beauty Vol.3】拥有200年历史的日本传统化妆品“小町红”

你们知道吗?热销人气平价化妆品牌“KISS ME”和“Heroine”的伊势半,其实是从江户时代延续至今的老铺。它,也是唯一一家将日本的传统化妆品“红”传承至今的制造商。Japanese Beauty第三弹将透过伊势半的历史,带您探索“红与日本的口红史”、以及“化妆品开架自选式销售市场”的世界。

日本传统化妆品“小町红”

用蘸湿的毛笔轻轻一刷瓷杯的玉虫色内壁,本是忽绿忽紫的玉虫色奇迹般地在一瞬间变红。正是这涂在瓷杯上的红被奉为日本化妆品界的鼻祖。照片中玉虫色所散发出的美丽光泽,则是伊势半所继承的独门秘技。

“谈起‘红’的历史,那就要追溯到3世纪中期。这种红由其他国家引进到日本,在平安时代广泛流行于贵族之间。”(伊势半总店 本红事业部宣传负责人:阿部恵美子女士)

虽然在那之后关于红的制造主要以京都和大阪为中心,但是到了江户时代又诞生了“精粹的江户之红”,其中红屋“伊势半”就是引领者之一。

(《当世美人合踊师匠》香蝶楼国贞画 国立国会图书馆)

一说到“红”,首先让人联想到的就是口红。但实际上,它不仅能着色于眼梢,还能作为腮红为双颊增添血色,用当今的话来形容就是“全能型商品”(据说还能当作指甲油)。

“文化文政期(1804年至1829年),在歌舞伎舞者及高级的娼妓之间流行一种‘古铜红妆容”。是将高纯度的、类似玉虫色的红反复涂抹于下半唇,使其散发出古铜色的化妆法。”(阿部女士)

(《今样美人拾二景 TEGOWASO》溪斋英泉画 伊势半总店 红博馆 ©Ryoichi Toyama)

玉虫色的红是十分昂贵的东西,在当时需要金一两(约相当于现在的6~7万日元)才能买到。
“当时,只有像领主夫人和吉原的高级娼妇这样身份尊贵的女性,才能将它作为日常化妆品使用。随着文化文政期的商业文化日趋繁荣,涂红的习惯也在民间开始流行。”(阿部女士)
红屋在推出招牌商品玉虫色的“小町红”之余,为了迎合平民市场(现今的平价化妆品),也销售涂于素烧瓷器上的红。

(伊势半总店 本红事业部 宣传负责人 阿部惠美子女士)

伊势半创立于文政8年(1825年)。第一代的泽田半右卫门将店铺设于日本桥的小舟町。当时的日本桥是商业中心地,众多商铺都活跃于此。“在那之前,江户红屋中所销售的红都是以京都产为中心。第一代的泽田半右卫门克服重重困难,研制出了绝妙的玉虫色之红。小町红的上市,转眼便在江户的街道上成为话题。”(阿部女士)

(明治时期的伊势半店铺构造图 《东京商工博览绘》国立国会图书馆)

第二代的泽田定七,借专业制红匠人之手,将玉虫色升级成更绝妙的质感。第三代泽田半右卫门更加积极扩大商业版图,除化妆品之外更是涉及食用红、画具颜料以及制作牙膏的红色素等领域。随着伊势半的事业逐渐扩大,明治时期被誉为皇家御用红商。这之后经过关东大地震、太平洋战争等动荡不安的岁月,伊势半也走上了近代化妆品的道路。

在歌舞伎舞者以及吉原的高级娼妇等当时的时尚先锋者之间,流行着一种“古铜红”的妆容。然而,这种需要将玉虫色之红反复涂抹于唇瓣的化妆手法,对平民消费来说是很奢侈的。于是就产生了“想要模仿流行妆容”的想法,跟今天人们的想法如出一撤。江户的美女们先将下半唇涂上墨汁,再在上面涂上廉价的口红,以此享受着“古铜红风妆容”的乐趣。如此巧妙地使用平价化妆品,成为了当时新的流行趋势。

(昭和6年(1931年)的伊势半总店)

明治至昭和初期,日本女性的唇妆都是依靠涂刷瓷器的红色材料为主。明治41年(1908年)从欧洲引进的管状唇膏上市,大正6年(1917年)国产的首支管状唇膏诞生了。

“从这时候开始,以瓷杯口红转而使用管状口红的女性增加了。伊势半也在大正至昭和初期销售了名为‘艳蝶棒红’的香烟状唇膏。”(阿部女士)妆容也从以前的点唇妆容变到了将管状唇膏涂满整个嘴唇的画法。

(艳蝶棒红 ©Ryoichi Toyama)

到了昭和初期,伊势半针对中国和满洲等地区,大力开展了面向海外的商品制造。“‘KISS ME’这个品牌则诞生于昭和8年,这在当时是个大胆的命名。那之后经历了太平洋战争,对于化妆品材料的调配也变得极其困难。”(阿部女士)

随着战况愈演愈烈,油脂、容器等都变得难以入手,产品制造也停滞不前。后来更是经历昭和20年(1945年)的东京大空袭,总社的所在地本所石原町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袭击,伊势半的仓库被烧得仅剩一处。

(KISS ME的特殊口红广告 昭和24年(1949年)《新映画》第6巻第2号封面内页展示部分)

“战争结束的那一年,第六代的泽田龟之助利用仓库内好不容易被保存下来的油脂和赛璐珞,重新开始制作口红。利用锅子和炭炉添加原料,制作出像糖一样被纸包起、两端拧紧的简易唇膏。”(阿部女士)

由于战后物资匮乏、原材料难求,有时会买到一些黑心商家添加了水分的油。但是,龟之助坚信“当富足的时代来临时,粗制滥造将被淘汰”,为了优质材料坚持不懈地四处奔走。这种“极致追求品质”的精神,至今仍是伊势半商品制造业的理念。

在战后复兴的进程中,第六代的龟之助率先去到海外视察。在美国,龟之助看到了陈列在大型超市里的玲琅满目的化妆品,顿时对“自由挑选化妆品的营销方法”产生了兴趣。昭和38年(1963年),那个至今都是以人工销售为中心的年代,他采用了将香水封入袋中,并挂置着供顾客挑选的营销方法。更是在昭和41年(1966年),引进了业内第一个“完美自选式商品展示系统”(PSP体系)。

(初代的PSP展示台 转载自昭和41年(1966年)伊势半总店 红博馆企业史展《爱上化妆品!~message from KISS ME~》)

“PSP体系就是将被透明塑料袋包装起来的商品挂起陈列的方法。自由挑选自己心仪的化妆品,是现如今的药妆店营销方法的先驱体系。”(阿部女士)

这种PSP体系被引进后,自选式市场开始急速壮大。

战后,伊势半第一次受到追捧的商品是“KISS ME特殊唇膏”。添加了用于耳鼻喉科粘膜治疗时使用的“羊毛脂”、以及“滋养嘴唇”的招牌语,都牢牢抓住了在食物匮乏时代下的女性们的心。那之后,不掉色的口红“印迹口红”和“超级口红”大获成功,昭和45年(1970年),“KISS ME—SHINE LIP”诞生了。

(KISS ME—SHINE LIP系列(初代设计)©Ryoichi Toyama)

这是日本首款“润泽嘴唇专用”的唇膏。它的润泽质感博得了大量人气,并且经久不衰。“其中昭和53年(1978年)销售的‘SHINE WINE’取得了爆炸性的成功,据说当时整个系列的销售量达到了一年1500万支。”(阿部女士)一年1500万支的销售量,相当于一个月卖出了约125万支…!在口红的历史上这样的销售记录简直前所未有,是可以载入吉尼斯记录的级别了。

从KISS ME到后来的Heroine等,现在的伊势半拥有约20个品牌,作为日本屈指可数的化妆品制造商,它正不断成长。“在极致追求品质的同时,提供亲民的价格。这便是伊势半所追求的,‘希望更多女性用到好产品’的愿望。”(阿部女士)

在销售平价化妆品的同时,伊势半仍在延续江户时代的制“红”法。伊势半“小町红”所使用的就是在红花产地中相当有名的山形县产红花。接下来的第三章和第四章,将为您揭晓传承了200年的制红法。

这次我们拜访的地点位于山形县南部的白鹰町。山形县红花生产组合联合会副会长:今野正明先生的红花田。今野先生对红花的栽培以及对红的加工法的保存可谓是尽心尽力。

据说红花“从夏至算起第11天的半夏日先开出一小朵,紧接着次日,整个花田的花都相继盛开”。实际上,从最初的第一朵花到后面的满田盛开,7月上旬的花田呈现清一色的黄...!

为了不让花朵上的晨露被蒸发,采摘花朵的工作从太阳还未升起时便开始进行。早晨4:00起床后即向红花田出发!

由于红花带刺,进入花田之前需要穿上长袖、戴上皮革制的手套。如果花的颜色太红(哪怕是刚绽放的花蕾),是无法从中提取出红色素的。用肉眼观察、挑选根部颜色稍微变红的红花,轻轻捏住花瓣再扭下,像这样一朵一朵地采摘。

仅短短几分钟,整个手套都变黄了!过去的人们徒手采花,被刺伤的双手上黄色混着血水,真的十分辛苦。

据说整个白鹰町约有6公顷的红花田。一年中有2至3周需要亲手采摘,所以到了那个期间,周围的人都会全体出动去采花。默默工作2个小时,只能采摘到2kg的红花!

将采摘到的红花晒干后加工成“红饼”。
首先将花瓣用井水清洗,除去叶子、小虫子之类的杂质。这一步叫做荒振。洗去一开始附着于红花上的9成以上的黄色素。

除去杂质后,再一边用井水浇灌一边揉捏它。这一步叫做中振。随着花瓣表皮上出现伤口,开始进行氧化反应。使用井水是因为自来水里含有碱。

松松软软的花瓣摸起来很舒服!立马被植物的清香包围。由于花瓣中含有油分,掌心也变得湿润起来。中振之后,再接着最后的扬振,结束后放置一会使其进行氧化、发酵。

早、中、晚一日三次浇水、将花瓣翻面,这样持续3〜5天后... 变成了令人惊叹的红色!照片的左上方是第一天的红花,右下方是氧化、发酵后的红花。如此,黄花中仅占了1%的红色素就这样被提取出来了。

用臼和杵将氧化、发酵过后的红花捣成“年糕状”(现在都使用电动打糕机)。照片中的是今野家中保存的臼和杵。被红花染成了红色。

(©Ryoichi Toyama)

将年糕状的红揉成丸状压扁,再正反两面交替晒干。相传在江户时代的鼎盛时期,曾借助出羽三山的修行者和参拜者之手为红交替翻面。

上图是完工的“红饼”。集300朵红花的“浓缩红色素”于一枚的红饼,在江户时代价格高昂。

在这次的体验中最让人吃惊的是,关于红花的采摘与加工竟然与200年前一模一样(变化了的仅仅只是将竹篮换成了塑料,臼和杵升级成了电动打糕机!)。将这样耗费了时间和精力后完工的红饼送到红匠的手上,再摇身一变为精美的化妆品之红。

红花的原产地是埃及等地中海地区。经丝绸之路,传入了中国大陆和日本。其实,古埃及包裹木乃伊时使用的布料是由红花染色制成的。因为红花被认为具有防虫和防腐的作用。在山形县,曾将在红花中提取的黄色颜料为婴儿的襁褓染色。

(伊势半总店 红匠 佐佐木宗臣)

将红花晒干而来的红饼,经匠人之手变换成化妆品、食用红、画具等各种姿态。
“由红饼变到红的制法,是红屋的独门秘技。为避免流传于世不留文字,代代皆以口口相传。初代半右卫门所确立的伊势半独门制法也是,由泽田的当家人一代一代继承下去。”(阿部女士)

进入昭和时代后,第六代的泽田龟之助想搜寻其他的红饼制法,然而并没有找到有相关记载的著作。于是他辗转京都,去到当地的红屋老铺拜访,最后确定没有被记录下来的制法。“他意识到‘不能让红的传统制法就这样失传’,于是决定在伊势半中培养一些专业的匠人。”(阿部女士)

目前在伊势半,有两位以此得以继承到传统技艺的匠人。其中一位便是照片中的佐佐木宗臣先生。

“制红,是一种需要独特直觉的工作。在溶解红饼时的水中加入酸、碱的时机、温度、用量等都需要依靠经验和直觉来完成,而这些只能够依靠‘肉眼’、‘行动’来记住。”佐佐木说。提取红的过程必须手工完成。将干燥的红饼浸入水中,加入碱和酸,首先提取出红色液体,再将一种叫做“ZOKU”的麻绳浸入其中,提取“红色素”。

(©Ryoichi Toyama)

“最紧张的时刻是在ZOKU吸收红色素这一步的时候。不同的红花农家所制作出的红饼也各不相同,每一次都必须专注于触感的变化。”(佐佐木先生)在采访中好几次提到“触感”、“手的记忆”等词汇的佐佐木先生,他的指尖已经都被染红了。

将用ZOKU挤出的红色液体放入蒸笼,待多余水分被蒸发后,泥状的红便完成了。将红刷(涂)进容器中的过程,也是匠人的技艺之一。“刷红的机会只有一次。先用毛笔在容器中一鼓作气刷一圈,再用竹串戳破气泡,调整到没有瑕疵的状态。”(佐佐木先生)以精准的手工,演绎完美的红。刚涂进容器时呈现红色,在它逐渐变干的过程中你会发现,它竟不可思议地闪现出玉虫色的光泽。

佐佐木先生说,有时也会在一些陶艺名家的作品上刷红。“你紧张么?”我们问道。“当然会紧张,毕竟是无法重来的作品。相比之下,每次一件一件刷红的时候都会担心能不能好好地显色,心情十分忐忑。想着要是能变成美丽的玉虫色就好啦。这是我工作中最快乐的瞬间。”他以匠人的姿态回答道。伊势半的小町红,全都是这样一个一个经过匠人之手,精心地制作而成。

在公司里培养红匠的同时,伊势半也为在全国各地展开的支持年轻传统工艺家的活动中添了一份力。2011年为正在尽力修复“明治伊万里”的年轻女性作家的作品、以及2013年为九谷烧的技艺带去新创意的3名作家的作品刷了红,并将其在红博馆中进行了展示和特别销售。2016年为有田烧的年轻作家制作了特集。以有田的古典花纹呈现独特世界观的田中史恵女士的作品(图左)。通过玲珑剔透的优美雕刻,将花等生物栩栩如生地再现于青瓷之上的川崎精一先生的作品(图右)。

(©Ryoichi Toyama)

另外在2005年,在表参道的古董街上开设了“伊势半总店红资料馆”。第二年,更名为“伊势半总店 红博馆”。常设展里展示制红的传统技艺、以及所属于伊势半的化妆道具。企划展是传播江户时代的化妆文化、传统工艺、以及近代的妆容。作为可以接触日本的化妆文化,并且能够真正体验、购买到 “小町红”的场所,每天都有很多人前来拜访。

(©Ryoichi Toyama)

成立于江户时代,与近代日本“化妆史”并肩前进的伊势半,还有8年将迎来“创业200周年”。作为一个体现传统与创新的化妆品公司,势必将为时代画下新的一笔。

【阿部恵美子(Abe Emiko)】
所属于伊勢半总店 本紅事业部 企划・销售组。从事过大学博物馆内的相关工作,2014年作为“伊勢半总店 红博馆”的负责人进入公司。“红”,绽放跨时代女性的光彩,为了更广泛地传播其魅力与文化,2016年又肩负了宣传PR职务。

【佐佐木宗臣(Sasaki Muneomi)】
所属于伊势半总店 本红生产部。进入伊势半总店后,自2009年起作为红匠从事制红的相关工作。以灵活的双手和与身俱来的钻研精神,继承了江户时代的制红技艺,每天致力于如何保护、制作出更加好的红的研究。

※伊势半有限公司、伊势半总店属于“伊势半集团”、 伊势半从事“化妆品事业”、伊势半总店从事“红事业”。

摄影 / Saito Daichi
采访・撰稿 / Uno Namiko

※本页面内容均翻译自日本@cosme。文章里介绍的商品均为在日本国内销售的商品。

专栏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