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 Beauty Vol.6】改变化妆刷即是改变妆容!? 熊野笔化妆刷为何如此深受欢迎“晃祐堂 - 化妆刷”

日本拥有自古传承至今的传统技术。除了歌舞伎和能剧等古典表演艺术,器皿等工艺品也独具匠心。这一次,@cosme NIPPON PROJECT将带您一起探索日本关于“毛笔”的传统技术。

说起毛笔,以生产毛笔、画笔数量第一的广岛县产熊野笔最为出名。成立于1978年的毛笔制造商 —“晃祐堂”位于广岛县熊野町,至今已有40年的历史。晃祐堂运用制造毛笔、画笔的技术,将事业扩大至化妆刷的领域。今天我们要向您介绍一个从发展初期迂回曲折、到最终获得美容业界信赖的产品,以及其成功背后的故事。“化妆刷能改变妆容”的传闻是真是假,让我们深度剖析熊野笔化妆刷,为您揭晓答案。

日本传统工艺「熊野笔」化妆刷

不少美容感应度高的人在被问到化妆刷时,会立刻回答说熊野笔。首先,就让我们来认识一下什么是熊野笔。

从广岛机场乘车西行1个小时,就能抵达人口数约为24000人的广岛县安芸郡熊野町。这个小镇上的著名特产,便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熊野笔”。熊野町生产的毛笔、画笔占全国总数的80%,位于日本第一。小镇上随处可见以毛笔为形象的观光吉祥物“FUDERIN”,就连在餐厅排队登记名字时,也是使用毛笔!对于毛笔业界来说,这是自古以来就不可或缺的贯彻精神。

在熊野町这个毛笔历史悠久的小镇上有个特殊的活动。每年秋分时节,当地人会在拥有1100年历史的榊山神社里会举行“毛笔节”,今年将迎来第84届。

“为了向所有为毛笔文化做出贡献的人表达谢意,我们会收集废弃毛笔和画笔,并用火焚烧。除了亲自到场提供毛笔的人外,也有从全国各地将毛笔寄来的人。”这番话来自榊山神社的第57任宫司 — 梶山望先生。

“日本书法中用到的毛笔,约80%产自熊野町。小镇之所以能够成长发展,毛笔产业的存在功不可没。所以这个节日还倾注了当地人‘对毛笔的感激’之情。”

毛笔节在9月23日秋分之时于熊野町举行。届时,小镇的街上无处不能感受到来自熊野笔历史与文化的熏陶。在前面所提到的榊山神社里,除了会展出用毛笔在约10坪大的特殊布面上所做的“大作席书”书法作品外,还会开办一些运用毛笔创作的艺术教室来招待观光客。

想学习熊野笔历史的人,一定要去熊野町的博物馆 —“毛笔之乡工坊”参观看看。这个博物馆建立于1994年,主要介绍毛笔的文化与历史。馆内悬挂着一支高3.7米、约400kg重的世界第一大毛笔。“熊野町毛笔的制造起源要追溯到江户时代。”毛笔之乡工坊的宣传工作人员宫胁健太郎为我们介绍道。

“众所周知,因为熊野笔,熊野町才能被世界所认识。虽然熊野町的主要产业是农业,但在农闲时,也有人会做些销售毛笔或墨汁的生意。后来,广岛藩施行产业奖励政策,熊野町渐渐变成了一个制造毛笔的小镇。真正开始以制造毛笔为主,是到了1830年的后期,也就是江户时代末期的事了。当时的村民们有的被派往奈良、有马等毛笔产业还很先进的地方工作,有的请来制笔匠人学习技术,成为了先驱者。”(宫胁先生)

“到了1868年(明治元年),制笔匠人数量达到80人,毛笔的销量也翻了50倍。仅仅过了20年,熊野笔的生产便突飞猛进。后来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影响,毛笔的生产一度陷入停滞。1954年左右开始,除毛笔外,画笔和化妆刷也开始被生产。据说现在的熊野笔,无论是放在三者中的哪个领域来看,其产量都占全国生产量的80%。熊野町的毛笔制造今后也将继续代代相传下去。”(宫胁先生)

从小规模产业发展成整条小镇的大产业,实在是太有价值的一段历史。匠人们和毛笔制造商们这份持之以恒的信念,从始至终都未动摇过。

“说起熊野笔的优点,我认为是它的高品质。在熊野町,积极活跃着一些支撑熊野笔技术和传统的‘传统匠人’,目前共有21位。而这些从业12年以上、并为熊野笔产地的发展做出贡献的人,都是通过实用技术和笔试后被选拔出来的。”(宫胁先生)

只有长年做出实际成果和试验都合格的情况下,才能获得守护熊野笔传统技术 的传统匠人国家资格。成为传统匠人后,需要为熊野笔的启蒙事业而奋斗,周旋于全国各地展开的活动和百货店展会。匠人精心制作的毛笔像是由机器生产出来般相当精细。“但是,这是机器所无法做出的东西。”宫胁先生说。若非长年的经验和匠人精神,是无法呈现这恰到好处的作品的。视线不禁被这一番从容不迫工作着的双手吸引。

“我啊?我书法不行。”毛笔制造商“晃祐堂”的社长土屋武美笑着说。因为结婚的关系继承了晃祐堂,至今已经经营19年了。2004年开始从事化妆刷事业。这是个非常成功的决定,2017年的销售额超了9亿日元。“让我特别高兴的是,除日本以外,熊野笔的名字逐渐为世界各地的人所知。但是我不会满足当前的现状,我觉得有必要让大家知道熊野笔更多的优点。”他强调说。

“虽然是件很意外的事…”土屋社长静静说道。那是对于围绕传统工艺的人或事来说很常见的困惑。“我很自信地说,熊野笔的历史和技术放在世界上看也相当令人骄傲,前辈们创造的制笔技法,是我们这些后辈必须去传承的‘文化’使命。但也正是因为太具有传统性,往往陷入会一种固步自封的状态。”土屋社长说。

“难道就没有既能保留传统文化,又能释放熊野笔更多优点的办法么?”不断摸索着的土屋社长循着这个问题找到了答案。那就是:“毛笔还是毛笔,就来宣扬毛笔的优点吧”,这单纯的答案。

“要说熊野笔的优点,无非是它舒适的使用感,总而言之就是制笔技术。说句不好听的,只要有这样高超的技术,管它是哪里生产的(哈哈)。我觉得我一定能找到答案。” 相当豪迈的发言,那么会有胜算么?

“胜算?不不,那可没有(哈哈)。不过我们工坊里有几个传统匠人,他们的技术可是非常高超的,我相信以他们的技术不难实现!”

2010年成为传统匠人的小岛田正宽先生(79岁)专注于制造毛笔。现在为了宣传熊野笔以及举办一些启蒙活动,正日本各地巡回中。小岛田先生出生于熊野町,家族从事熊野笔的相关工作,他是地地道道的熊野笔之子。

“我的母亲是熊野笔匠人,从小我就耳濡目染制笔技术,帮我母亲打打下手。”小岛田先生说。中学毕业后,他朝着熊野笔匠人的道路发展。到了21岁那年,因为“想看一看外面的世界”,继而转行去汽车制造厂做了销售员,一去便是将近30年。他的业绩很好,公司的运行状态也一直风调雨顺,明明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地方,“但是我的内心总是有份牵挂。”他说。

“心里总是惦记着熊野笔的事。毕竟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我并不后悔,但就是心有余念放不下制作毛笔这件事。年轻的时候没能成为制笔匠人,现在内心反倒跃跃欲试。我不想到了50岁还去学习什么书法,而是希望再次学习制作毛笔的技术。”(小岛田先生)

就在离法定退休不远的时候,他选择了离职。是什么让你毅然决然地做出这个决定?“我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什么(哈哈)。我只知道,‘如果现在不去做就一定会后悔’。”小岛田先生坚定地说道。

下了决心后只剩下向前冲!小岛田先生开始朝着制笔的道路前进。对于为何能如此投入于制笔这件事,小岛田先生回应说:“因为这是我内心认定了的事。”—“希望做出令自己满意的毛笔”这个强烈的信念。

“年轻的时候因为遇上了一点挫折就半途而废了,对于熊野笔真正的优点一知半解,很后悔浪费了机会。所以我想彻底去学习熊野笔的优点,并且物化这些优点。”

据传统匠人所说,熊野笔有三个优点。
第一:【材料】。“只要有一定程度的技术,基本上就能做出一支像样的毛笔。但是,熊野笔远不止于此。它厉害之处的秘密就是选用了质量上好的毛(材料)。毛是一支毛笔的灵魂所在,说毛笔作品的好坏取决于它都不为过。听晃祐堂的植松藤盛会长说,他只要一听闻某处有质量上乘的毛,就会立即前往当地,并利用当地的工厂加工精选出来的毛。总是将毛笔保持在最优异的状态,这就是得以支撑熊野笔品牌发展的原因。

第二:【技术】。毛端决定一支毛笔的好坏。笔尖部位最长的毛被称为‘命毛’,命毛左右了笔锋与纸接触时的弹力感,也就是书法中所谓的‘起笔’。它是决定一幅书法作品好坏的关键。

在制作时我们会保留命毛的毛端,这是一项机器无法代替的工作。因此熊野笔到毛端为止的工序完全是手工制作的。

为了磨练技术必须提高匠人们的能力。不管对方是伙伴还是竞争对手,匠人们都会相互切磋技巧、磨练技术。

第三,是能应对消费者各种要求的【柔软性】。空有一身本领没人买账也不行。预算、质感、作品的完成度等,为了能达到诸如此类的所有需求,必须持之以恒不断学习知识、磨练技术。还有就是勇于挑战各种新事物的那份柔软的心态。要打破‘不这样做不行’、‘应该要有这个’这种墨守成规的观念,拥有柔软性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小岛田先生心中理想的熊野笔是?“嗯… 我还在摸索中(哈哈)。我还得继续精炼自己的技术。若有朝一日能制作出让我认可‘就是它了!’的作品就好了。”小岛田先生的梦想还在继续。

晃祐堂将制造毛笔的技术运用到制造化妆刷上。“曾有过被毛笔制造商质疑的情况。”土屋社长说。“但是,会长作为企业的创立者,我赞同他的决定。他瞄准了未来局势的方向,并没有做错。”

正是这段时间,中国产的廉价毛笔被大量引进,对于市面上那些高价熊野笔的需求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另外,随着少子化和学校教育方针的改变,学习书法的人口也减少了。

“借此机会将制造化妆刷与毛笔的道路分开,不仅是为了晃祐堂,也是为了熊野笔的未来而考虑。”(土屋社长)。能做的事不管什么都做,这份态度打动了很多人。

其中一项挑战便是开发一款有设计性的化妆刷。“会长说‘要想在化妆时给人一种兴奋的感觉,化妆刷的形状就要变得很可爱才行’,于是便有了心形化妆刷这个设计。”

通常我们研发或是设计一款化妆品,都是去反映作为“使用者”的女性们的意见为主。更何况是心形这种感觉也只有女生才会想出来的设计…谁能料到提案心形化妆刷的竟是男性、而且还是社长!

“晃祐堂最初生产的化妆刷除了彩妆刷以外还有洗脸刷,就是帮助洁面乳打泡的刷子。想必大家都有这样的经历,忙碌的早晨还得给洁面乳打泡,实在是太麻烦了。”(土屋社长)

这就是为什么要将洗脸刷设计成心形的启发。

“会长一边看着这个洗脸刷一边说,‘如果前端不是圆形而是心形会很可爱吧’。还说,早晨洗脸的时候要是用了心形的刷子,一整天都会感到愉快。这话要是年轻女孩子说的也就罢了,从一个老头口中说出来像什么话(哈哈)。不过,心形化妆刷可不仅仅只有外表,我们还发现它使用起来更方便这个优点。”(土屋社长)

越用这心形化妆刷越能发现,心形的凹陷处能与眼梢和鼻翼处很好地契合。特别是鼻翼附近的污垢能被干净清理,这是一个令人欣喜的优点!“我们发现它除了外观可爱,用起来也非常方便、实用性很高,所以觉得能成功”。说起心形化妆刷
的优势,非它的形状莫属。“因为是采用保留熊野笔毛端的制法,所以根部的形成很重要。制作模具的时候真是吃了不少苦头。”(土屋社长)

要克服的不仅仅是外观上的问题。在熊野笔的功能性上也下了不少功夫。“关于刷毛的浓密度,我们在一支笔上加入了两倍的刷毛,这样洗脸时不仅能很好地打泡,还能形成细致绵密、像奶油一般的泡沫。”除此以外,每天都会针对心形部位凹陷的程度、幅度的变化等改良点进行改进。因为洗脸刷要用到水,所以光是针对刷毛的耐久性这一点就反复试验了多次。“洗脸刷的寿命会因遇水而缩短,为了增加它的耐久性,我们想到了将羊毛和尼龙混合,变成用混毛的款式。”心形化妆刷
就在这样一道道工序下完成了。

因为这是在化妆刷上的全新挑战,内心充满期待之余也非常不安。刚发布的时候反响还不太好。“很多人嘲笑心形化妆刷
是‘屁股形化妆刷’、‘桃形化妆刷’。”土屋社长说。“那时候有个毛笔之日,就是一个展示毛笔新作的新作发表会,当时周围很多人都担心这个刷子能不能卖出去。”他说。“虽然会长并没有在意外界的声音,坚持把它推出了市场,但是一个月的销量能有5~10支就谢天谢地了”。然而之后的人气暴涨也是在同一时代。

一次意外的推销,使得原本反响平平的心形化妆刷开始逆袭。土屋社长边回忆边说道,“实在是太幸运了。”

这个契机就是将其引进结婚礼物的市场。“我们将目光锁定在结婚礼物的手册产品上,这种象征着幸福的心形一定会受到欢迎。由此我们进行了推销,并获得了尝试的机会”。结果同预期一样成功了!刚一登上产品手册立马就收到了订单。

“不可置否,心形化妆刷的大卖是晃祐堂的转机。”晃祐堂副社长植松圣词说道。大学毕业后,他进入服装业就职,但随着化妆刷事业的扩大,他又回到了熊野町。

“化妆刷事业的扩大是与晃祐堂的成长速度成正比的。因此,我们必须不断挑战新事物。”毛笔的技术开发能发展到哪一步,关乎着晃祐堂的未来。“社长也说了,心形化妆刷是我们事业的上升点,说实话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幸运’(哈哈)。但我们希望能牢牢把握住这个机会。”植松副社长说。

植松副社长除了肩负工坊的运营管理职务外,还兼顾化妆刷的开发。他制造了第二次大转机— 2011年上市的“fu−pa”系列

“心形化妆刷的制造步入正轨后,我们认为必须趁胜追击、研发新的商品。当时业内其他制造商也渐渐开始制造化妆刷,市场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商品。我们就想,‘要是生产类似的商品根本无法脱颖而出’,得换个思维追求新的创意才行。”(植松副社长)

植松副社长将目光投向用于粉底和散粉的粉扑和海绵。“虽然我自己不化妆(哈哈),但是化妆时会用到粉扑和海绵这点我还是知道的。但是,我一直很好奇这样的化妆方式真能达到最好的效果么?还是说,仅仅只是‘因为有就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太浪费了。我寻思着相对于粉扑,刷子是不是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呢?”(植松副社长)

说到粉扑和海绵的好处,就是接触肌肤时的舒适感了吧。“如果只是与肌肤接触时舒适这一点,刷子也能做到啊。对于接触瞬间的柔软度,山羊毛的质感堪称完美,但总感觉还缺少点什么。个人觉得,光是舒适度还不足以构成非要选择刷子的理由。后来,有个匠人建议用聚酯混合山羊毛制成混毛的样式,我们采纳了他的意见。我想反正都是要做,那不如就做出能超越粉扑舒适感的刷子好了。”

另一个克服的困难是粉底刷的形状。通常为使刷子与肌肤接触时,粉底可均匀延展开,并且不产生瑕疵,粉底刷都是被设计成平躺着的平笔式。“刷子还能防止粉底涂过多。如果刷毛的吸粉能力够好,就能调节涂抹于脸上的粉底量。”植松副社长说道。

锁定“与肌肤接触时的舒适感”和“刷子的技术”后,植松副社长开始进行商品开发。如果没有毛笔的经验在,也不可能制作出化妆刷了。然而,这两者间的技术是不同的。“做什么”、“如何做”是问题的关键。

“接下来就是与匠人之间的较量了(哈哈)。我们反复试验了很多次。”植松副社长。虽然没有制作毛笔的经验在,但做出‘前所未有的毛笔’这个信念一直激励着大家,最终我们成功了。虽然看起来只是一支刷子,但它舒适的使用感却是独一无二的。

另外特别幸运的是,当时美妆市场的需求正好朝着“光泽肌”的方向发展。如果想要打造仿佛素颜般的光泽肌肤的话,粉底液是不可缺少的物品。杂志上的人气美妆达人都乘势在推荐使用粉底刷。由此,“fu-pa系列矿物粉底&BB霜刷”和“
fu-pa系列粉底液刷”的出现牢牢抓住消费者的心理,继心形化妆刷
后成为又一个人气商品。

化妆刷的快速崛起,“这么说起来真像是经历了不得了的事情一样。但我们也只是做了该做的而已。”土屋社长说,“不过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要‘抓住时代的潮流’。”

10年前便已将视野投向海外的晃祐堂。最初的契机是参加了台湾SOGO的广岛特产展。“当时顾客的反响非常好。这让我们真切地感受,熊野笔果然是在世界上都令人骄傲的东西。”现在晃祐堂正积极参加台湾、香港、新加坡、中国大陆等各个亚洲地区的展会活动。“新加坡和香港大量批发了熊野笔,其销量也是节节攀升。我认为在海外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虽然熊野笔最初是从毛笔起家的,但向年轻人提起熊野笔,大部分人都会认为是化妆刷。

“也许真的是那样。但追根究底,熊野笔是从毛笔开始起家的,我对毛笔依然有很强烈的感情在。”土屋社长接着说。“但是我的使命是,无论100年也好200年也好,都要将熊野笔的技术和传统传承下去。为了守护这份传统,必须与时俱进做出新的东西。如果不顺应时代需求追求相应的技术和创意,终将被时代淘汰。在灵活变通的基础上,我希望能一直尝试新的挑战。”

土屋社长说,创意是通过对话发生的。

“我们接触各种各样的人,一起合作、尝试做出新的熊野笔商品。当然,我们也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哈哈)。”

“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哈哈)。”他给我讲了个故事。2008年,借着首脑会议于北海道洞爷湖召开,他们推出了一款以北海道特产“毬藻”制作而成的刷子,好像最终“一个都没卖掉”。但是以土屋社长的“作风”,不会因为这样就放弃。

“一天,我们收到了颜色偏淡的毬藻刷。我们越看这个瑕疵品越觉得‘像某个东西’。”之前的心形化妆刷之所以能大卖,就是因为它“越看越有趣”、“外形可爱”。
“所以我们借鉴上次的经验,将刷子的手柄部分装饰进盆栽里,取了‘仙人球’化妆刷这个名字上市…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人气商品。”这种想象力简直令人“称奇”!

土屋社长深刻懂得将现有的技术和传统,与顺应时代的需求相结合的重要性,那么今后他也能继续开发出令人“称奇”的商品么?“是的。受之前推出过的花系列化妆刷的启发,我们决定要与日比谷花坛联手合作一次。鲜花和化妆刷的合作是不是很有趣?我们的制作核心是‘通过熊野笔让大家获得快乐’,这跟创造美好世界的概念是一样的。”

从本质上对熊野笔充满热情。“哪怕只多一个人也好,我们希望能利用熊野笔让大家对熊野町这个地方产生兴趣。然后让住在熊野町的孩子们展望一下那令人兴奋的未来。让他们为有熊野笔、能住在熊野町这件事感到骄傲。”

晃祐堂接下去的挑战是,架起将熊野笔的技术和文化传承下去的桥梁。让我们一起期待这个使化妆变得有趣、并给我们不断惊喜的晃祐堂更出色的表现。

“使用化妆刷后妆效会改变”的说法是真的。而且令人吃惊的是,根据妆容的不同所选用的刷毛(材料)也不同,如此追求极致。这里为大家介绍一下分别对应粉底、散粉、腮红、眼影、眉粉、唇刷的这6种化妆刷。

【粉底】
●毛质:山羊毛、PBT(聚酯)
●特点:因为可以将粉底液自然无瑕地涂抹于肌肤,近来市场需求正不断扩大。与散粉刷和腮红刷相比,毛较短、毛型平坦的款式居多。

【散粉刷】
●散粉刷:松鼠毛、山羊毛
●特点:可蓬松柔软地包裹肌肤,采用柔软的松鼠毛的款式居多。抓粉好,将化妆刷在脸上画圈圈可以打造出具有光泽感的肌肤。

【腮红】
●毛质:山羊毛、松鼠毛
●特点:为打造仿佛刚出浴般发红的双颊,推荐使用毛较长的山羊毛、松鼠毛等可更容易控制色彩,不推荐使用毛质短且硬的款式。

【眼影】
●毛质:山羊毛、松鼠毛、黄狼毛(黄鼠狼科)
●特点:在眼周这样皮肤较薄的部位推荐使用毛质柔软的款式。山羊毛和松鼠毛的触感舒适,可在不刺痛双眼皮的基础上完成妆容。

【眉毛】
●毛质:黄狼毛(黄鼠狼科)、狸毛(獾)、石獾毛
特点:描绘眉毛时使用有硬度有韧性的毛较方便。以采用毛较短的狸毛为主。

【嘴唇】
●毛质:黄狼毛(黄鼠狼科)
特点:使用具有韧性和弹性的黄狼毛更能均匀描绘嘴角和唇瓣的轮廓。

想必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如何正确地保养化妆刷。今天就让制作化妆刷的专业匠人来教大家如何保养手中的化妆刷!

Q1 :使用卸妆产品、香皂、洗发水中的哪一款才能干净去除化妆刷上的污垢?

香皂。最好是刺激性小的固体香皂。用香皂洗完后,再用温水洗涤,最后放置在通风较好的地方吹干。吹干时用带有夹子衣架夹住刷柄,使头部朝下。


Q2 :化妆刷多久洗一次?

不用每次上完妆就洗。污垢多的时候清洗即可。


Q3 :如何延长化妆刷的寿命?

使用后按照如下步骤处理即可。
(液体化妆品)用纸巾擦拭
(粉末状化妆品)用手掌或指甲掸去粉末


Q4 :有什么好的保存方法推荐?

放在湿度较低(可保护毛端),且没有光照直射(可保护木轴)的地方保存为最佳。

【梶山望(Nozomu Kajiyama)】
熊野町出身。担任熊野町榊山神社的第57任宫司。正殿是江户时期、前殿是明治时期竣工的。据说山神社的神树具有800多年历史。他参与榊山神社内的所有祭祀活动。

【宮胁健太朗(Kentarou Miyawaki)】
毛笔之乡工坊的宣传负责人。在毛笔之乡工坊中,将熊野笔的优点、书法文化向全国各地的人传播。

【土屋武美(Takemi Tsutiya)】
晃祐堂社长。在学生和工作期间有海外生活的经验,总是能以国际性的视角看待事物。因结婚的契机来到熊野町担任晃祐堂社长。有过“至今已经19年了,比我在故乡待的时间都长。”这样的感概。之后也将继续展开来自熊野町的新企划。

【植松圣词(Seiji Uematsu)】
晃祐堂副社长。大学毕业后进入服装公司就职。2004年回到熊野町进入晃祐堂。以他为首负责的“fu-pa”系列,为化妆刷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总是回归商品本身思考产品制造的出发点。”

【小岛田正宽(Masahiro Kotorida)】
2010年取得传统匠人资格,今年快要80岁了。只要提起熊野笔就能聊到天亮,对培养年轻匠人也付出了很大精力。他说:“虽然日本熊野笔的质量是世界第一,但是我们不能满足于此,要不断创新和磨练技术。”

摄影/斋藤大地
采访・撰稿/长谷川真弓

※本页面内容均翻译自日本@cosme。文章里介绍的商品均为在日本国内销售的商品。

专栏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