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 Beauty Vol.9】史上首款有效改善皱纹的化妆品诞生!“POLA - 祛皱精华霜”

日本第一支能有效改善皱纹的药用化妆品(医药部外品) “祛皱精华霜”诞生!这款精华霜一经问世就在美容界掀起一股热潮,那么在其研发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人情故事呢?在Japanese Beauty的第九弹中,我们将为您揭晓这舞台背后的秘密。

历经7年坎坷,终于在世界上首次揭开了皱纹产生的原理之谜,并且发现了Wrinkle Shot的主要成分 — NEI-L1。

2003年的冬夜,一个年轻的身影默默地在POLA研究所里阅读着论文。他就是研究员竹内啓贵,一个为了Wrinkle Shot的诞生倾注热情、竭尽全力的人。

“一切要追溯到2002年的‘企业内部改革计划’。当时我们POLA公司全体就‘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什么是有价值的’问题发起了探讨。研发部门给出的回答是‘作出效果肉眼可见的产品’,并且确立了要做个‘前所未有、能通过审核的药用抗皱精华液’的目标。”(竹内先生)

当时竹内是刚入职的26岁新人。为了这个新项目,他首先做的事是“解明皱纹产生的原因”。

“当时并不是很清楚皱纹的构造。都说是因为胶原蛋白的减少啊、面部表情动作等导致的,但到底什么是‘产生这个现象的原理’,这一点还是不明白。”竹内先生说道。于是他翻遍了论文,希望能从中获得启发。

(Frontier Research Center研究小组负责人 竹内启贵)

“当时没有像现在的数据库,都是通过4~5名研究员实实在在地去逐个分析每个因子。为此耗费的三年时间可以说是‘最初的黑暗期’吧。”(竹内先生)

经反复验证,我们发现皱纹的产生似乎与“中性粒细胞”有一定的关系。

“中性粒细胞是免疫细胞的一种。皱纹周围会产生轻微的炎症,其中可能聚集着中性粒细胞。”(竹内先生)

中性粒细胞作为对付细菌的武器,会释放“中性粒细胞弹性蛋白酶”。这个中性粒细胞弹性蛋白酶除了会引起炎症,还会破坏胶原蛋白以及弹性纤维。

(左:中性粒细胞释放出的中性粒细胞弹性蛋白酶。右:中性粒细胞弹性蛋白酶会破坏皱纹周围的胶原蛋白以及弹性纤维)

话虽如此,但当时没有人注意到皱纹和中性粒细胞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因此也不存在观察肌肤内部的数据资料。为了进行验证,竹内被委派去山形大学的医学部。“当时我持续了两年往返于东京和山形的生活。”竹内说道。

“大学的教授需要教书和做自己的研究,不可能片刻不离我的研究。因此我不得不从零开始学习使用专业外的器材和用于观察的样品,每天都很拼命。”(竹内先生)

在给研究所汇报进度时,还被半开玩笑说“拍摄不到中性粒细胞就别回来了”。“在山形生活时住的是旅馆,经常一个人吃饭,很孤独、精神压力也大,这是‘第二个黑暗期’。”(竹内先生)

历经了两年的千辛万苦,竹内先生终于用电子显微镜成功拍摄到了皱纹周围的中性粒细胞。

(左:健康的肌肤。右:光照下的皱纹部位聚集着被染成绿色的中性粒细胞弹性蛋白酶。)

“之前的设想都‘成真’了。”竹内说道。与此同时,研究所也开始探索能够有效作用于中性粒细胞弹性蛋白酶的成分。

需要检验的原料有5400种…!
“医药品、植物精华、微生物代谢产物等各种各样的成分都检验了。除了功效外,还必须注意‘是否能作为化妆品使用’的问题。”(竹内先生)

存不存在安全性问题、有没有侵犯专利等,需要检查的项目非常多。“工作量像无底洞似的令人崩溃。”(竹内先生)

从近乎无穷无尽的筛选中,我们发现了可以改善皱纹的成分 —“NEI-L1”。
“NEI-L1是由4个氨基酸诱导体合成的。如果把中性粒细胞弹性蛋白酶看作锁孔的话,NEI-L1就像是刚好匹配的钥匙,它能和中性粒细胞弹性蛋白酶完美结合,抑制它的活性。

抑制中性粒细胞弹性蛋白酶的活性=对“皱纹的产生防患于未然”。那么“已产生的皱纹”该怎么办呢?(大家一定都想改善现在脸上以及存在的皱纹!)

“人体内的胶原蛋白和弹性纤维本来就是在不断结合与分解的。一旦分解的速度快于合成的速度,皱纹就会产生。所以我们认为,只要加快合成速度就能改善皱纹。”(竹内先生)

原来如此…。POLA通过反复实验和验证NEI-L1的实际效果,持续积累着数据。

得到这个里程碑式的重大发现后,原以为抗皱护肤品的诞生已指日可待,没想到研究小组又遇到了预想之外的挑战。

POLA研究小组成功解开了皱纹产生的原理之谜,还发现了新成分NEI-L1。然而在将其添加至化妆品内的过程中,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

在添加NEI-L1进化妆品这一步,桧谷季宏功不可没。

(Frontier Research Center部长桧谷季宏先生)

“日本法律规定,医药部外品在未开封的3年内必须保持稳定状态。而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NEI-L1一旦接触水就很难保持稳定性。”桧谷先生说道。护肤品离不开“水”。爽肤水和面霜中都含有水份。“我们尝试做了无数个样品,但都没有成功。”(桧谷先生)

一来二去,时间不断流逝。

“当然也考虑过其他的成分,但这个时候要找出能媲美NEI-L1的有效成分谈何容易。”桧谷先生说道。话虽如此,无论是多优秀的成分,若无法制成化妆品就失去了其研发的意义。“是否考虑过采用其他的成分先做成产品再说呢?”我问道。

“可不是么,当时我就想对竹内这样说。”(桧谷先生)
“我觉得‘这么好的成分不用太可惜,想再想想办法’。”(竹内先生)
虽然两位现在其乐融融地对着话,但当时肯定经历过激烈的争论吧!

“最终还是坚持了我的想法,我承诺说‘会尽力帮忙!’(哈哈)然后又从头开始学习了专业领域外的器材使用方式,协助配方的研发。”竹内先生说道。

直到成功研发出配方,又耗费了3年的岁月!

“这段时期是‘第三个黑暗期’。”(竹内先生)
“没错,的确是黑暗期(哈哈)”(桧谷先生)

当然桧谷先生也没有袖手旁观。他想尽一切办法向日本全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寻求帮助。

“因为NEI-L1的详细配方不能说出来,只能暧昧地问‘以这种性质的成分能否做出这样的产品?’。可得到的回复都是 ‘应该会很难吧’。”(桧谷先生)

即使是对公司内部而言, NEI-L1的研发计划也属机密。周囲的研究员都感到很困惑:“那些家伙这么多年来到底在干些什么?”

“因为一直做不出成果,我的压力很大,差点就要放弃了。”(桧谷先生)

作为最后的希望,桧谷先生拜访了一家位于关西地区的研究机构。

可惜的是,这家研究机构也没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桧谷先生沮丧地前往车站打算回家,一路上与项目经理商量着“要么还是放弃NEI-L1护肤品计划吧”。

然而,回程时吃的一顿午餐彻底改变了NEI-L1和Wrinkle Shot的命运!

当天午餐的甜点是“薄荷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看到这个平淡无奇的冰淇淋时,桧谷先生突然灵光一闪,“如果是这个形态的话,NEI-L1不就可以稳定了?”(桧谷先生)。

冰淇淋和化妆品,听起来似乎毫不相干……

“就比如说,至今为止我们一直在摸索如何把冰淇淋中的巧克力‘完全融化’。但其实换个角度思考,把巧克力豆像薄荷巧克力冰淇淋一样均匀分散在冰激凌里…也就是说把NEI-L1直接散布在基质上不就可以使它稳定了吗?”(桧谷先生)

回到研究所后,桧谷先生直接找到化妆品研发小组。“我想POLA的化妆品里说不准有运用到将基质与粉体颗粒混合的技术。”桧谷先生说。而小组负责人认为,“照以前来看是很困难,但现在的方法说不定能行”。

“至今为止问到哪里都说不行,这一句‘说不定能行’真的太让我激动了,总算有了进展。”(桧谷先生)

就这样,Wrinkle Shot的研发结合化妆品研发团队的力量,一起迈向了新的征程。

为了研制出既能保持NEI-L1的稳定性,质地又舒适的配方,桧谷先生制作了很多样本。

“到成功为止,加上稳定性评测的量差不多做了有一两千个吧。”(桧谷先生)

Wrinkle Shot采用了极简配方 — 除NEI-L1以外不添加任何其他有效成分。但这样一来很容易被质疑“这个成分是否真的有效”。
“竹内对NEI-L1的去皱效果非常有信心,所以没怎么考虑过添加其他有效成分。比起这个,他更关心如何能充分发挥改善皱纹的效果、如何能将感受舒适的配方发挥到极致。”(桧谷先生)

经反复试验,终于成功配制出既能舒适涂抹又能良好贴合皮肤的配方。接下来就是在真人的皮肤上进行测试。

“将被实验者和测评医生都不知道哪一个添加了NEI-L1的化妆品涂抹于左右眼尾处,观察效果。通过药品等级评估法,我们取得了可靠数据。”(桧谷先生)

自2006年开始收集用来审批的数据,POLA用3年的时间积累了有关改善皱纹的各种数据资料。2009年将挑战获取日本史上第一个“皱纹领域的医药部外品批准”。

“对行政单位而言,‘皱纹’也是个陌生的领域。为此,我们向审查官详细解释说明了皱纹产生的原理、NEI-L1的作用以及实验的意义。一旦有疑问,我们便给与回答,一去一来持续了8年之久。”(竹内先生)

研发7年、审批8年,越听越觉得是一件会令人意志力消磨殆尽的事。

“行政单位提出的疑问越来越少,成功的预感就越发强烈。但同时,因为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坎坷,心里又会暗想‘怎么可能会通过嘛’。还挺矛盾的(哈哈)。”(竹内先生)

2016年7月,长达15年的坎坷路途终于迎来了终点。NEI-L1作为可以有效改善皱纹的成分,在日本首次获得了医药部外品的批准。

听到通知时两人心情如何呢?

“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是真的吗?’。比起感动,更觉得难以置信。”

“我也是这样的。接到通知的那一刻也是觉得‘真的吗?’”(竹内先生)

“因为这15年实在是太漫长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直到看到批准文件的那一刻才缓过神来。”

“慢慢地……对,就是有种‘慢慢地’向我们靠近的感觉。终于走到这一步了。”(竹内先生)

图片是这次特地为我们展示的获得国家批准的医药部外品证书。据说这张证书的复印件至今还被挂在研究室的墙上,视如珍宝。

得到期待已久的批准,POLA公司随即面向发售迅速地展开了制作!在下一章中,我们将为您揭晓Wrinkle Shot的“门面”— 商品包装的秘密。

NEI-L1获得批准的那一刻,POLA迅速展开了面向发售的准备。产品的“门面”设计担当是设计师渡边有史先生。

“在2016年黄金周期间,公司内部隐约传出NEI-L1将获批的消息。假设真的获批,发售日是在2017年1月,那么也就是说只有1个半月的时间来完成设计,时间非常紧张。”(渡边先生)

(设计研究室 首席设计师渡边有史)

其实在2012年也进行过一次Wrinkle Shot商品化的方案策划。 “当时就已经有了设计的基本框架。”渡边先生说道。

(2012年构想的设计初稿)

“得到了审批、正式决定发售之后我们开始探讨包装设计的问题。‘抗皱的医药部外品’对POLA来说也是一款划时代的产品,所以设计应该改成符合2017年的前卫款式。”(渡边先生)

这个至关重要的任务交给了渡边先生的团队。

“原本Shot系列(Wrinkle ShotWhite Shot)的品牌理念就是‘契约’,有‘保证让用户切身体会到效果’之意。“LOGO使用的是手写体,蕴含‘在与客户的合同契约书上签名’的意思。”(渡边先生)

为了改良Wrinkle Shot的LOGO设计,渡边先生的团队参考了伽利略和爱因斯坦等历史名人的签名。

“另外一个启发的源泉是‘Discovery(探索)’。”渡边先生说道。

“研究部门对成分进行的广泛探索,以及获得药用化妆品批准的挑战,就宛如在浩瀚的宇宙中寻找行星一般。我想将那个过程中的种种故事与感动展现出来。为了体现‘对未知世界的挑战’,我首先想到的是以代表宇宙的深蓝色、繁星闪烁的金色和银色为基调的设计。”(渡边先生)

在渡边先生的首次内部发表中,他采用了以深蓝色、金色、银色为主的单色设计方案。结果如何呢?

“反响不是很好。他们说‘能理解你的想法,但不够新颖’。简而言之就是提案全军覆没了。”(渡边先生)

(首次发表中使用的单色设计方案)

获得国家的批准,意味着敲定了产品的发售日程!包装设计的截稿日期迫在眉睫。“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感觉已经尝试了所有能想到的配色、LOGO。就这样反复摸索着,最后决定用蓝色与金色双色搭配的设计。”(渡边先生)

(最终发表中提出的双色设计方案)

据说这个双色方案在设计部门内广受好评。但对于POLA的化妆品来说,这样的配色是前所未有的。在一片“这样真的好么”的质疑声中,最终决定“反正产品也是前所未有的,挑战一下全新的设计也无妨。”(渡边先生)

同时,我们也重新探讨了手写体的LOGO。

“参考了名人的签名,起草了数百个原创LOGO。下面是我精心筛选的LOGO设计。”(渡边先生)

(上:手写体LOGO的初期设计方案。下:最终采纳的Wrinkle Shot的LOGO)

灵感来自著名的女演员——格蕾丝·凯莉的签名。

“圆润的字体,看着亲切又惹人怜爱,充满信赖感。右撇子的人在用心签名时字体会稍稍向右上方倾斜,所以我们在LOGO上也加入了往右上方倾斜的元素。”(渡边先生)

LOGO颜色选择了鲜艳的橘色。

“在做关于宇宙的调查时,碰巧看到一张身穿橘色航天服的宇航员照片。舱外活动时穿的航天服是白色的,但出发和回程时会穿橘色的航天服。”(渡边先生)

(渡边先生收集的作为设计框架的资料)

“‘起程前往宇宙时所穿的颜色=挑战色’,我想这正符合Wrinkle Shot的理念。不仅是LOGO,商品外包装也采用了作为关键色的橘色。”(渡边先生)

设计化妆品包装时,除了外观要赏心悦目以外,实用性也至关重要。“Wrinkle Shot的瓶身和瓶盖模拟了在契约书上签名时的 ‘笔和笔架’。这种形状的话,使用后还能竖着摆放。”(渡边先生)

我们采用了原创的头部设计,使精华霜更方便地涂抹于肌肤。为了能撑开皱纹、便于深层涂抹,我们尝试了数以百计的样品,最终采用了双股形状的设计。

信心满满地迎接的第二次发表,在公司内部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我觉得是配色、LOGO,以及‘象征探索、挑战新大陆之意的橘色’博得了人心。”渡边先生说道。决定了商品包装设计,如释重负之余渡边先生又有了一丝顾虑:“这样就足够了么?”

“即便在公司内部广受好评,但并不能代表广大消费者的意愿。毕竟已经耗费15年辛劳,‘如果在设计上出了问题责任就大了’。”渡边先生说道。直到发售日为止每天都坐立不安。

2016年12月30日发售前夕,在POLA总部看到拿着照相机的渡边先生。“公司总部大楼披上了Wrinkle Shot的橘色。我是去拍资料所需的照片的,元旦休假也在上班,从早到晚一刻忙不停。当时已经是 为了Wrinkle Shot什么都做的地步,哈哈。”(渡边先生)

就这样到了2017年1月1日元旦,终于迎来了Wrinkle Shot的发售日。电视上和车厢里全都热烈地打着Wrinkle Shot的广告,整个城市都被渲染了。

“当时我正在老家,一打开报纸,Wrinkle Shot的广告占了整整一面,顿时感到热血沸腾。我把那页报纸剪下来了,至今还保存着。”(竹内先生)

(2017年1月1日在各大报纸上刊登的一面广告)

“我当时也正在新年旅行,从机场坐电车时发现车站和车厢里都是Wrinkle Shot的广告。我不禁对身旁的妻子感慨说‘这是我做的哟’。这也是我研究员生涯里第一次说这种话。”(桧谷先生)

(JR山手线车厢内的广告)

1月1日,日本全国的百货商店以及POLA直营店内排起了购买Wrinkle Shot的长龙。自轰动全国的首发以来已近1年半,截止至今日累计销售突破111万支!约56万人体验了该产品,在2017年~2018年2月为止40次荣登Best Cosme的冠军宝座。

这款祛皱精华霜的诞生前后耗费了15年之久,凝聚了相关人员的热情与汗水。这款深受广大女性爱戴、逐渐成长的名品,自2018年开始将降价10%,售价下调至13,500日元(不含税)。

在通过产品挑战皱纹的同时,POLA也从各个角度研究皱纹。在这章中,我们将为您介绍令人震惊的皱纹冷知识!

“查询了各种文献,发现欧洲比日本更关心皱纹。” POLA文化研究所的研究员富泽洋子女士说道。

(POLA文化研究所 研究员 富泽洋子女士)

“公元前1000年左右,古埃及就已经有抗皱护肤品存在了。”富泽女士说道。竟、竟然在公元前就有抗皱护肤品了!
“根据《化妆的历史》( R.Corson著)一书中所写,有一种把香料、蜡、橄榄油以及莎草混合于牛奶中,并连续六天涂抹于肌肤上的方法。”(富泽女士)
到了18世纪,记录抗皱方法的书籍登场了。
“在法国发售的美容书《Abdeker》中记载了从波斯人那里听来的抗皱秘方:‘用没药和红酒的蒸汽熏皮肤’。”(富泽女士)

(《Abdeker》Le Camus著, 1754年、1756年共四卷。POLA文化研究所藏品)

《Abdeker》中还记载了化妆水和腮红等的制作配方,并总结了自古以来代代相传的美容法,也就是如今我们所说的“配方书”。说不定当时的贵妇们正是参考此书,拼命地对付脸上的皱纹呢。

在日本,江戸時代发售的《都风俗化妆传》中记载了对付皱纹的方法。

(《都风俗化妆传》 1813年,POLA文化研究所藏品)。

“书中介绍了一个把猪蹄炖烂涂抹于皮肤上的方法,或许这就是胶原蛋白。书中记载,按此方法使用半个月后就会‘肤如凝脂,面若少女’。” 富泽女士说道。

在江戸時代就已经发现胶原蛋白可改善皱纹,实在是令人惊奇。但从世界范围来看,在皱纹的研究领域里日本还是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的。其原因将在第三则中揭晓!

“在《都风俗化妆传》中,关于美白的记载非常多,可关于皱纹的内容却寥寥无几。”富泽女士说道。自平安时代以来,“白皙皮肤”一直为女性们所向往,但对皱纹却视若无睹。

“源氏物语中登场了各色美人,描述年老的女性时会使用‘脸色暗沉’、‘头发枯燥’等语句,而关于皱纹的描述却几乎看不到。平安时代的医学书籍《医心房》中的美容篇里也没有关于皱纹的记载。”(富泽女士)

那是为什么呢?我问道。“当时的文化不提倡女性有过多的情绪流露,高雅的女子皆笑不露齿。可能是在这种文化的背景下影响了人们对于‘表情皱纹’的认知。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富泽女士说道。

杂志《妇人世界》的临时增刊《化妆镜》中登场的一则故事使富泽女士的说法更具说服力。让我们把目光投回明治40年。

(《化妆镜》,《妇人世界》临时增刊 1907年, POLA文化研究所藏品)

“在‘抗皱法’这一项中记载着,要尽量避免吹冷风和用热水洗脸。这一点与现在的美容法很相似。”(富泽女士)另外,还说明皱纹产生是由于“过分运动脸部肌肉”。

抗皱方法如下,

“正因为如此,大笑、生气以及经常操心的人更容易长皱纹,所以要注意尽量避免大笑、生气和操心。”

嗯……为了预防皱纹笑也不行怒也不行,也也太没有人情味了。感觉“控制面部表情”这种文化已经根深蒂固了。

明治时代过去一半,人们对皱纹的关注日益增多。这之中少不了“顶级美容师”的功劳。

“明治过半时,五湖四海的美容师纷纷提出独创的美容法,并成立了自家化妆品品牌以及美容院。”(富泽女士)

(《美颜法》北原十三男著 1910年,POLA文化研究所藏品)

其中一位美容师是“北原美颜”创立者——北原十三男先生。他所著的《美颜法》中就有“整皱术”这个项目。

日本人喜爱泡澡,但会导致皮肤表层的水分流失致使皱纹更容易产生,这个分析至今也非常有说服力。“书中还介绍了使用蛋白及甘油来制作抗皱护肤品的方法。”(富泽女士)

明治末期时,“按摩”受到了人们的关注。下图所示的是女性杂志的附录《现代流行双六》。记载了“赏花”、“宴会”、“出国旅行”等当时的女性们所向往的事。

(《女学世界》1911年1月刊付录,现代流行双六。POLA文化研究所藏品)

“右上角的就是‘美颜术’,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美容院。在著名美容师开的美容院进行护肤,即是上流社会的象征。但据说她们都是偷偷地去做美容,不让别人知道(哈哈)。”(富泽女士)

在明治末期到昭和前期,出现了关于按摩方法的书籍。

(左:《欧美最新美容法》1908年;右:《理论与实践 美容》1929年。同为POLA文化研究所藏品)

插图中描绘了在脸部自下而上、沿着眼周的轮匝肌画圈按摩的景象。与现代的女性杂志中能看到的抗皱按摩毫无二致。

在历史考据的同时,POLA通过以往积累的庞大皮肤数据进行了一系列独特的研究,其中的一个成果是从2014年开始的“日本美肤县排行榜”。

“POLA拥有自1989年开始,29年间积累的约1750万个(2018年1月为止)皮肤数据。在这些数据的基础上,我们又通过调查问卷独家分析了被访者居住区域的气象情况和生活方式,得出了结论。” POLA的PR负责人河野伶佳女士说道。

(POLA宣传部 PR负责人,河野伶佳女士)

除了美肤综合排行榜,我们还制作了“肌肤水润度”、“不易长痘”等的榜单。
令人好奇的“不易长皱纹”的榜单结果如何?



2017年“不易长皱纹的县”榜单

第1名 和歌山县 美肤偏差值 73.95
第2名 京都府  美肤偏差值 65.99
第3名 广岛县  美肤偏差值 65.60

(*美肤偏差值:从皮肤表面细微的凹凸等信息推算出的胶原蛋白状况的数据。)

“第一名的和歌山县,尽管紫外线量很多,但她们的皱纹评分非常高。由此我们能想象有很多注重防晒护理的人。同时我们还观测到当地人的生活方式指数很高,比如生活压力小、睡眠质量良好等。(河野女士)

那么倒数前3名是?

第47名 群马县 美肤偏差值24.20
第46名 香川县 美肤偏差值30.50
第45名 佐贺县 美肤偏差值31.6

“群马县位于关东北部,该地区特有的干燥的风导致蒸汽密度降低、容易干燥。香川县的日照时间长,且降水量较少。佐贺县的冬季和春季会刮强风,直接影响了美肤偏差值。”(河野女士)
当然,如果做好防护措施的话这些分数都会有改善的余地。据说根据每年的气候变化,排位顺序也会有变动。2018年的排行榜会是怎样的结果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像这样,POLA针对皱纹从各个角度进行着研究。”河野女士说道。正是因为POLA对皱纹研究的这份热情,才造就了“祛皱精华霜”这款划时代的商品。除了商品外,POLA也从各个方面向大众传播着美容新资讯,今后也必定会持续为日本女性之“美”助力。

【竹内启贵(Hirotaka Takeuchi)】
Frontier Research Centre研究小组负责人。 入职15年来从事研发抗皱祛斑的药剂,并从事解析皱纹色斑产生原理的工作。作为皮肤科学,化妆品学的专家,为NEI-L1的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

【桧谷季宏(Toshihiro Hinokitani)】
Frontier Research Centre 部长。2004年起负责祛皱精华霜的配方研发。对成功研发出含NEI-L1的医药部外品和获得抗皱医药部外品的审批功不可没。也是功能性原料开发的专家。

【渡边有史(Yushi Watanabe)】
设计研究室 首席设计师。以包装开发为中心,负责POLA整体创意以及品牌强化。近年来致力于Shot系列的品牌育成,负责设计管理。

【河野伶佳(Reika Kono)】
宣传部 PR负责人。担任过导购员培训师和商品开发部门的职位,2017年调至现部门。充分发挥商品开发部的工作经验,致力于传播品牌诞生的背景及其思想。在女性杂志和网络媒体里广泛传播POLA的品牌魅力。

【富泽洋子(Yoko Tomizawa)】
POLA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从事化妆文化研究,主攻近代化妆文化史,研究内容包括化妆,美容的历史及审美观的变迁等。著有《化妆的乐趣,装饰的喜悦 ——新艺术运动时期的银制手柄镜》(POLA文化研究所发行)等。

摄影 / Saito Daichi
采访・撰稿 / Uno Namiko

※本页面内容均翻译自日本@cosme。文章里介绍的商品均为在日本国内销售的商品。

专栏列表